_清了

你是星跌入梦 栩栩如生.

花吐症

蔡徐坤×陈立农

独自幻想坤坤喊“农农”时候的苏…

买定邪教不离手

虚拟现实向×勿上升真人×文笔渣

00.

在发觉自己得了花吐症的上一刻,陈立农还在悠哉悠哉的喝着果汁看着电视,难受的感觉是突然的,嗓子里很痒,他来不及跑去卫生间,直接咳嗽了几声,地上就飘下了几片玫瑰花花瓣。

陈立农愣了,花吐症???

他喜欢谁???

一向爱好学习的陈同学开始纠结自己到底喜欢谁,结果一出门就撞上了刚从图书馆回来的蔡徐坤。

“农……”

“嘭——”

“陈立农你干什么啊?!”蔡徐坤朝着紧闭着的大门嚷嚷,无奈里面的人儿因为太紧张又吐了几片鲜红的花瓣。

“陈立农你开门呐!外面很冷的你知不知道?!”回应他的是一阵无声和凌冽的寒风。

“对不起……”开门的是一张惨白的小脸一手的花瓣:“坤坤我吐花了……”

蔡徐坤心里一紧,抬手摸了摸陈立农的头,有些打趣又有些难过的说:“谁家姑娘啊?居然入了我们农农的眼。”

“关键我也不知道我喜欢谁啊,最近一直和你在图书馆,怎么可能会喜欢上谁嘛。”

蔡徐坤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接着塞给陈立农一本书,转身回了房间。

关门的那一刹那,陈立农好像看到了蔡徐坤手里同样鲜红的花瓣。他很快否定了那个真实的幻觉,怎么可能呢?坤坤怎么可能那么巧也得了花吐症呢?

蔡徐坤背倚着门,打开手,里面几片花瓣映入眼帘。

果然呐……

还是喜欢上了这个傻子……

可,他喜欢谁?

01.

转眼两三个星期过去了,蔡徐坤和陈立农为了备战高考,把所有精力投入图书馆和复习,两个人都很默契的没有提花吐症的事,可陈立农的花吐症却越来越严重。

严重到什么地步呢?

以往都是一天吐两三次,现在倒好,一天吐的花瓣都能装一个小塑料袋了。

于是陈立农开始方了。

考完试的他开始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闲游。刚要过马路就被一只强劲有力的手抓了回去。

“你妈难道没告诉过你过马路要看红绿灯的吗?”

“没……”

蔡徐坤扶额,这世上怎么能有这么傻的人?

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
“咳咳不用了,我想自己一个人走走。”

蔡徐坤自讨没趣的撇撇嘴,松开了陈立农的手。

“早点回来吃饭。”

02.

陈立农走了一路想了一路也吐了一路,最后他发现满脑子都是蔡徐坤那个妖孽的脸,就是挥之不去。

所以,他确定了一件事。

他喜欢蔡徐坤。

可他不知道蔡徐坤喜欢谁啊,冒然去找他会尴尬啊。

于是,他纠结了一路才回家。

刚进门的一瞬间,鼻腔里就充斥了满满的啤酒味。

“蔡徐坤你又喝酒?”陈立农习以为常的关上门,去厨房拿了醒酒茶准备给蔡徐坤喝:“乖,喝了它。”

“我不喝……”蔡徐坤坐在地板上,十分抗拒的转过头,之后就不再理会陈立农。

陈立农无奈,只能和他并肩而坐,倚在他肩上,蔡徐坤迷迷糊糊的感受到脖颈处毛茸茸的感觉,一转头看到一根小呆毛在向他打招呼。

“坤坤,我知道我喜欢谁了。”陈立农抬头,和蔡徐坤对视。

蔡徐坤心里一酸,借着酒劲朝陈立农狠狠发泄了一番:“你知道就知道跟我说干嘛?你既然知道了就去吻啊,大不了你俩一起死,我一个人孤寡终生好了……为什么什么都要跟我说……你考虑考虑我的感受啊……”

“嗤……傻子……”陈立农半跪着,一只手一点一点攀上蔡徐坤的肩膀,另一只手搂着他的腰,低头吻了下去。

“你个傻子。”

“我喜欢的,”

“一直都是你啊。”

End——

评论(8)

热度(208)